孙宏亮
辽宁/大连
7.2万
访问量
关键是你的目光,而不是你的所见。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2015-01-25 08:57
0
0
1682
2015-01-23 09:12
0
0
257
仙浴湾

我猜,仙浴湾这个地名是后人为开发旅游强加的。仙浴湾本来特指叫“望海”的小渔村,后来这个镇也改名叫仙浴湾镇了。如果就开发这个小渔村而言我看不如原来的名字望海好听。望海多直白啊,比如望夫石,望江亭,望海就是望着大海,有种辽阔感,当然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相同的感觉,但都不会象仙浴湾那么暧昧,那么统一,就是个神仙洗澡的水湾,水湾哪里有海大呀?起这名字的人说这里是七个仙女下凡洗澡的地方,或者说有七个仙女下凡来此洗过澡,我猜是一番美意,无非是想吸引更多的人注意,用文件式的话说就是促进旅游事业大发展,或者起名者也是被这里优美的环境所感染,觉得这份清净和原始惟有仙女才该享用。信不信是一回事,用不用就是是另一回事了,后来当地就改叫仙浴湾村。我说的望海村其实是个原始小渔村,原属于胜利乡管辖,胜利这个名字给我的感觉好象是文革时期的,没考证,也不怎么好听,我看都不如望海,有种视觉开阔感。叫就叫吧,反正也改好久了,没有再改过来的必要,何必要为一个名字纠缠那。仙浴湾镇坐落在渤海东岸,是大连市下辖的瓦房店市的一个镇,人口不足两万,仙浴湾村座北朝南,面临渤海的复州湾,我是说海图上的“复州湾”在瓦房店市380多公里海岸线上大概只有这里是座北朝南的,渔民说“不犯风”其他地方都是座东朝西的,大多犯北风或者西风,冬天风大特冷。仙浴湾村南面的确有个小海湾,象半个月亮挂在每户村民的窗前,坐在自家热乎乎的火炕上就望得见那一湾蓝蓝的海水。

环海岸线这样的小渔村多了去了,互相之间也不好比较,各有个的好,或者各俱特色也不得而知。我喜欢海,愿意经常到海边走走,去的地方不算少,惟独对这里有感觉,不妨直截了当说下去。在仙浴湾搞旅游开发的高峰期这里的人可不少,整天人来车往熙熙攘攘的,多少有那么点闹,后来渐渐人就少了,据说是因为经济滑坡,原来匆忙盖的那些渡假小楼也日显冷落,周围的草啊树啊没人护理也没人破坏,疯了一样长,比人工护理出来的花草好多了,既茂盛又自然,尤其春、夏两季,到处开满了各种花儿,小鸟在树丛中飞来飞去,忙碌着生儿育女,呈现出一种天然美来,很是耐看。海边搞旅游大概都是季节性的,每年都是最炎热的那两个月人才多,象闹市一样,却又多了一份闲适,一份浪漫。要是依我看最炎热的时候并不适宜到海边进行户外活动,反而在春、秋和冬天来会别有一番情趣。热闹的旅游季过去,仙浴湾又恢复了本来的宁静,惟有那小渔港还是一样热闹,散淡的游客围绕着小渔港百无聊赖地闲逛,卖海货的渔家妇女也不叫卖,买不买随便,有说有笑的打发暖洋洋的时光,男人们出海回来把收成交给女人就自己去收拾船上的活计,一言不发,象是规定好了程序似的。女人面前大都摆了几个大号的塑料盆,里面满是男人的收获,净是些小乌贼,虾爬子,六线鱼,黑鱼,梭子蟹,马面鱼,梭鱼,黄花鱼,海螺,牡蛎和各种蛤蜊,都是活的,满盆跑,不算多倒也丰富,光看着就满心喜欢,不用多少时间就被人买走了。小渔港是我见过的最小的,也是最安静的,它的外海就是那半月状的海湾,东边是金色细软沙子形成的天然海岸,即使是很大的西北风也掀不大浪,渔船虽小但都停靠到渔港里面的水道里,那大概是为旅游而修建的,把海水引到海岸里面的酒家窗外,看上去是条河,其实受潮涨潮落控制,任外面再大风浪河里竟然纹丝不动,人们还可在河里垂钓海鱼,自成乐趣。
在小渔港对面的海里有个小岛,其实远不够岛的概念,只是因为小,海图上叫砣,很准确。砣是比礁大的露出海面的“岛”,比砣大的叫屿,屿是面积不大于2平方公里的“岛”,比如鼓浪屿,再大就是真的岛了。砣很小,20年多前曾经是海鸟栖息地,现在没鸟了,修了桥直通砣上,鸟岛就变成旅游项目叫情人岛,其实也没情人,正在搞建设。茫茫大海其实是没什么可欣赏的,突然出来个岛就会挑逗你的视线,引起你的注意。我总感觉海岛是个突然的东西,它会令人心跳和遐想,这个砣虽说没有鸟也没情人,但也好,有树有草,还很繁茂,更是清净,犹如世外,没有烟火,除了海涛声就是自己的耳鸣了。

站在仙浴湾的海岸上极目远眺,南面远处长兴岛上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楼就像海市蜃楼般匍匐在远处的海天一线间,让你不能忘却物质世界的无奈,越发令你对脚下这块宁静土地的珍惜。靠海岸线北侧是个倾斜的山坡,山坡上都是一栋栋不大不小的楼房,有那么点鳞次栉比的样子,建筑本身大多不怎么漂亮,还有那么点残破,但多少有些颜色变换,高低错落着,看似无人居住的感觉,其实都有人在,种菜看守房屋。如果按照人均居住面积算的话,这里可算是中国城镇人均面积最大了吧!这些看门人算有福了,一人住一栋楼,清净倒是清净,会不会有些寂寞难以打发那?其实也不都是寂寞,这里还住着许多人家,还有核电建设企业的机关生活区坐落在这里,外表看似无声,里面什么工作也没耽误,小到吃饭睡觉生孩子,大到核动力发电。这个斜坡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楼与楼前后左右之间有错落的层次,呈立体状,靠山朝阳背风面海,是一绝。山上有座庙宇,叫观海寺,十几个和尚住在里面,还有十几个居士也住在里面,建筑也算壮观,香火很旺,每逢佛教节日人声鼎沸,真有些拥挤不堪。每天佛鼓钟声平添了一股人文气息,偶尔有和尚在街道上走过,你会怀疑自己回到三百年前的岁月,只是那耸立在西北角的电信高塔提示着你现在还是信息时代。也有些别墅建的很有些品位,隐藏在茂密的树丛中,不时有犬吠鸡鸣传出,都被风声吞没了。

虽说是个自然村落,可分明是个袖珍小镇,冬天的时光与北欧小镇一样别致,与城市不同的就是那分宁静。小镇的后面是个不小的风力发电场,白色的风车成排连片的排列在山坡上,排列在海边盐碱地上。风力发电场下面像是浓缩的草原,远远地看,黄的牛白的羊似雕塑般镶嵌在葱绿的草甸上,构成视觉美感,新修的滨海路从中斜插而过,和大西北的浩瀚风格不差一二。风车很高大,比风车还高的是盘旋在蓝天上的鹰,如果是在春秋两季还会看到大队迁徙的鸟儿在空中飞过,它们也会停下来,在砣子东南角那一片芦苇地歇歇脚,梳理梳理被风吹乱的羽毛,再到农民刚收割完的稻田或是附近的浅水里找点吃的,补充营养和水分,多的时候有几千只之众,大的有天鹅,雪雁,斑头雁,小的有鸿雁,赤麻鸭,高的有白鹭,有苍鹭,还有黑颈鹤,还有叫不上名字的,当然还有猛禽在寻找机会,偶尔会打乱迁徙鸟儿的阵型,喜鹊会在低矮的树上跳上跳下,只顾和另一只喜鹊嬉戏。也会有海鸟比如海鸥飞过陆地上的天空,急匆匆的不知要到哪儿去。

我喜欢在旅游季节以外的任何时间到仙湾去,慢慢地走在海边柔软的沙滩上,或者到芦苇地边远远地欣赏那些鸟儿,或者坐在小渔港的巨石上,欣赏渔民和他们的妇女们忙碌的身影,或者偶尔游荡到观海寺,和义辉法师对饮一杯香茗,中午蹭一顿斋饭,侧卧在客房,听那隐隐的涛声,看白云从窗口飘过。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成为上海世博会响亮的口号,可是闭幕没几天,这座城市的一座居民大厦就起了大火,烧死58人,还有伤者,城市真的会让生活更美好吗成了人们的疑问,而日渐泛滥的城市病又何止一二线城市?发达一点的县城也出现交通拥堵等城市病来,而越来越突出的焦躁感充斥着人们的内心,浮躁焦躁远不止压力欲望,更多的来自于城市环境的恶化,乡村让城市更向往就成了人们心中的理想,回归乡村回归乡野成了精神的安居地,人们渴望扶平自己内心的不安,安顿躁动的灵魂。依我看,即使大城市白领的幸福指数也未必有渔家女人高,可又有几个白领愿意放弃大城市的浮华去做渔家女人那?我听说中国建设小城镇这个概念是费孝通先生首先提出来的,我还听说最宜居的环境是人口五万到十万的卫星城,因为这样的城镇基础设施完备,环境优美,生活方便,居民心理健康,公共管理成本较低。既然是这样可为什么都往大城市聚那?想来想去无非两点,一是欲望,二是群居,其实就一条,人的本性使然。有件事我一想就可怕,北京市人口已经1900多万了,专家预期不出两年就要突破2000万人,为什么说可怕那?你想,以天安门为中心,周围拥挤着2000万人居住生活工作在一起,不够可怕的吗?还有上海,还有广州,还有重庆,可能还有天津,看来城市越大毛病越多,俗语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怕壮的又何止猪那?还有很多城市还在无限度扩张地盘,极力增加人口,你以为城市化就是城市人口多吗?我不喜欢城市,更不喜欢大城市,尤其厌恶特大城市,我喜欢乡村,喜欢自然乡野,尤其喜欢依山靠海的城镇化村落,就象仙浴湾这样的地方。我这样叙述并不是要说仙浴湾是世外桃源,现在还有世外桃源吗?即使有我也不会喜欢,太虚幻了,还是世俗世界好,海子不是说“愿你在尘世幸福”嘛!生活哪能没点世俗?只要清净点就可以了。

城市太躁,太吵,太闹,和城市相比仙浴湾清静多了,和城市公园的安静相比,这里的安静又何止是安静?安静多指环境,而清净更多指向内心,清净比安静更彻底,我向往这份清净洗涤我内心那份躁动的不安,扶平我一生奔波留下的伤痕,在此清净之地等待我那被远远抛在后面的灵魂。忘却荣辱,饶恕自我,和清风和鸟儿和阳光和大海和树木花草做邻居,读海子的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或者偶尔约上法师在林间走走,回到从前的从前。
2015-01-22 09:15
0
0
412
港口
2015-01-22 08:59
2
0
1127
2015-01-21 13:28
1
0
423
报道摄影并非猎奇,而是将那些平常而有意蕴的对象框取成画面。可是在影像“泛滥”的今天,这样的影像还能让人提起兴趣吗?谁还能耐心细品影像寻找其中的意味那?
这位将彩色气球裹满周身的中年人,目的无非是要吸引小朋友的注意,购买彩球罢了,后面那位老者靠传统手艺制作棉花糖也是要引起小朋友的兴趣,都是在做生意,不同的人靠的是不同的手法,来自不同的思路,两代人的差别即使在小生意中也能品出各种甘味,相同的是,为了生存都在努力工作。
2015-01-20 08:19
0
0
299
这幅照片的荒诞感是最突出的特点。文革遗迹预示着意识形态的顽固,只有那只流浪猫的闯入打破了政治的平衡,正所谓“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2015-01-19 13:10
0
0
295
中国人拜佛并不等于信仰,而是需要什么就拜什么,那些看上去的虔诚有时候和虔诚无关。
2014-12-23 10:18
1
0
340
辽宁复州古成始建于辽代,距今已有978年的历史,始为土城,中为石城,清乾隆时期建砖城,历经朝代更迭,战火硝烟而不倒,1977年,文革已经结束后,复县革委会决定拆城,不到十年,一座和平遥古城一样规模的古城从这块土地上被抹掉,现存部分遗迹供人们思古凭吊。
2014-12-22 08:46
1
0
570
我少年时期的渤海正如渤海的少年时期-----
2014-12-22 08:27
0
0
560
曾经富饶的渤海只能在我的记忆里重现,今天就影像而言它是沉默的,因为它已经无法再现30年以前的渤海了。
2014-12-19 13:35
4
0
902